赵海看着独孤鹰的样子,苦笑了一下,指了指那个大坑道:“独孤先生,你看看那个大坑。现在我相信现场真的没有被破坏过了,看到那个大坑上的那些小坑和上面的纹路了吗?那些纹路是树皮的纹路,也就是说,那棵银杏树没有做出任何被拉动的动作,所以树皮的纹路就像印章一样的印在了泥土里,这么说吧,那棵银杏树。是任空消失的,并不是被人拉走,或是自己把树根抽出来,像人一样走着离开的,而能让这么大的一棵大树直接凭空消失的方法,就我所知道的,怕是也只有那棵大树自己可以做到,他或许是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进化了。然后突然变小了,这样他就可以自己离开了,其它的原因,我还真的想不出来,不过我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定不是人为的,因为如果是人把那棵树给弄走的话。那以大坑里,绝对不会没有一点拖动的痕迹的,更不可能留下那么清晰的树皮纹路印记。”

赵海他们到了山脚下,植师会的会长在一次来到了众人的面前,沉声道:“各国参加大比的到前面来。”各国植师马上就走了过去,刀魂国这里自然是赵海领头。

潘万江一听赵海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了起来,接着大声道:“好,兄弟,有你的,哈哈哈哈,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赵海到了客厅里看着胡晨不解的道:“十叔,你们怎么起的这么早?”

不解归不解,现在赵海也没有心情去管那团灵气,他依然在吸收着自然能量,要知道这一次是他自出道以来,自然能量消耗的最士净的一次,所有的自然能量几乎全都消耗光了,要补充还真得挺长时间。

赵海微微一笑,接着他看着潘万江,压低声音道:“我正准备把猴面包树研究成可战斗的变异植物,不过现在还只是处在设想阶段,还没有动的试验呢。”

独孤鹰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这个坑如果真的没有什么用的话,那就把他给填上吧,别在这里摆着了。”

青松公子顾望北,是锤魂国最有名的年轻植师之一,今年不过二十岁,但是修为却是很强,而且对于植物的研究,也十分的有心得,在植师界里十分的有名。

那是一株金黄色的植物,在魔血界这里,所有的植物几乎全都是血红色的,而突然出现这么一株金黄色的植物,想不显眼也难。

那人领着赵海进院子的人,看着赵海的样子,微微一笑道:“今天我就请你喝喝我们暗兵国的五毒酒,这可是我们自己酿出来的好酒,来。坐。”说完接着赵海坐到了院子的石桌旁边,院子里其它暗兵国的植师却都让出了地方。

赵海冷哼了一声,接着手一挥,一只青铜色的老虎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而让人感到诡异的是,这只老虎的头顶上,竟然有一个魔方一样的东西,飘浮在那里,这让这只老虎显得更加的诡异。

看着赵海一下一下的用自己的胳膊击打着山壁,那些不允宗的修士,脸上都露出了愧色,接着一个修士也不在开采矿石了,因为他开采够了,他也跑到了山壁之前,开始用身体的其它部位击打山壁。

一直到赵海他们离开之后,剑魂国领头的那个植师,才对他身边的那个人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赵海身后的植师一共有多少人?”

赵海植师死了,赵海也叹了口气,他知道这可能是狼魂国最后一次对他进行攻击了,以狼魂国现在的情况,一次派出这样的三个高手来对付他,应该已经是极限了,要是金狼部落在派出这样的高手来,那他们就真的危险了,到那时他们失去的不只是对草原的统治力,怕是他们的部落都会被人给灭掉。

潘万江冷哼道:“着了这几个孙子的道了,兄弟,别放跑他们,一个也别放跑,我要是不把他们全都宰了,我就不姓潘!”

赵海一听周峰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哈哈大笑道:“好,那可太好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并肩做战了。”两人一边聊着,脚下却没有停,跟着万峰往不允宗的内门里纵去。

赵海看了众人一眼,微微一笑道:“现在人们修练,一般分为两种,一种就是身体修练,一种就是能量的修练,身体修练,就是以前人所说的体修,体修你们知道吗?我其实就是一个体修,上一次在出去试炼的时候,我跑到了一个地方,在那里得中了毒,如果不进行体修的话,我就得死,还好,那里以前有一个体修前辈留下的功法。我就按着修练了,足足有几个月的时间,说实话,我现在想起那几个月的时间,都会感到好像是在坐噩梦一样,太可怕了,后来我才知道。我之所以会中毒,就是那个体修前辈留下的,我中了毒只能进行体修,体修达到一定的成度,毒可以吸收,强化我的身体。我要是不进行体修,那毒就会毒死我,而体修主要修练的就是身体,让我们的身体更加的有力量,速度更快,同时防御力也更强。”说到这里赵海停了一下,看了众人一眼。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现在他们的交流是以酒会的形式的,大家可以一边吃一边聊,气氛好了很多,而且交流的结果也还算让人满意,所以大家对这一次剑魂国的安排,都感到十分的满意。

赵海点了点头道:“昨天得到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周大哥,我们两个今天就给那些家伙一点儿教训,让他们永远都不敢小看我不允宗,对了,来的是什么人?”

但是他发怒归发怒,发怒也不可能让他的实力瞬间提升多少,最多只是让石锤树的八个石锤中的六个变成了守势,两个变成了攻势而已。

赵海放下了玉简,长出了口气,这是他见过的最为奇特的一部功法,不过到是正好适合他修练,赵海长出了口气,在院子里布置了几个法阵,接着转身进了房子的静室,接着他调出了自己的思维之力,同时用自己思维之力与神象力王体的思维之力结合了起来,赵海很快就沉浸到了修练之中。

在天色将暗的时候,赵海就找了一个有水的平地,众人晚上就在那里休息了,这一路上众人也都拣了一些枯枝,准备晚上在营地里点着取暖。

其实那些想错了一点,赵海的实力虽然比那些烈火宗的修士强上很多,但是在与那人对战的时候,他却没有使用太强的实力,他只是让自己的力量变大了,是那人轻敌了,他低估了赵海,也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他以为自己可以挡住不允宗其它修士的进攻,就能挡住赵海的攻击,却没有想过,那两个不允宗的修士为了应付他们七人,不敢出尽全力,他了解到的根本就不是不允宗修士最强的攻击。

顾望北看着赵海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的笑意,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赵海感觉顾望北看他的眼神之中,好像是带着一丝的轻视,这到是让赵海有些好奇,不知道顾望北为什么会用这样的眼神来看他。

石锤树好像是空间里所有植物进化的最好的一个,他的攻击力十分的强悍,防御力也很强,最主要的是,他的战斗经验十分的丰富,与一个兵魂者对战,竟然不落下风。

潘万江他们现在全都愣愣的看着那片绿绿的草地,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在这片草地之上,刚刚竟然死了二十个人。这真的是太让他们感到意外了。

赵海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们是在回来的时候遇到剑魂国的人的,相信他们也快要回来了,不过在遇到他们的人之后,他们领头的那个人说过,可能会对我进行重点观注。”

赵海一路的往前,在离那些人还有两里的时候,那个植师就发现了赵海,同时赵海也明白,为什么那三个可以找到他们了,因为在那三个的前面,竟然还有一条小狗!

潘万江苦笑了一下,看着赵海道:“好像你王有伦不攻击你,你遇到虎魂国的人,就会手下留情一样,你小子啊,净说那些好听的,算了,不管了,我要休息一下,这头太痛了。”说完潘万江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竟然沉沉的睡去了。

而更让赵海感到意外的是,这株金黄色的植物,竟然是一株豆子,没有错,就是一株豆子,而且还是一株黄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tdlqu.huaiyinnew.com

本站岳毋的大b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