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云澈也完全敢于毫不留情的回骂。

风寒锦想了想,轻声道:“这个我和云公子并没有说上几句话,但感觉他很温和,明明身份那么尊贵,却一点都没有盛气凌人的样子。”

“尤其是所生育的第一个后代,其天赋和体质都必定惊世。之后虽然会随着鸿蒙之气的流失稀薄而代代衰减,但依旧非常人可比。”

平时对云澈出手,她的玄力都压制至冰魂境,纵然正面击中,也断然不会致命。

“云澈师兄,”沐寒逸面对云澈,目光无比真诚:“寒逸有一事厚颜恳求。”

浮动在空气中的危险气息让云澈迈步时都不敢发出丝毫的声响。走出一段距离后,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其他生灵的气息。但就在这时,他却不由得停了下来他的脚下,莫名传来一种难以言喻的不和谐感。

看到云澈忽然动了动眉头,沐玄音侧目道:“你听过龙皇之名?”

云澈点头,这一点,他完全理解。

“好。”沐玄音忽然缓缓的点头,冰眸中的色彩却没有丝毫的变动:“既然你如此急躁,那为师也只能成全你。”

“严老,烦劳护好父皇和云兄弟的安全。”

“是。”云澈只能遵命。

而火烨却是一直坚持到了现在恐怕,支撑他的不是求生欲,而是怕火如烈因他的死而崩溃。

厚厚的积雪被掀起,一抹白影从雪层之下爆窜而出,闪现的寒光划裂着空气,带起刺耳无比的嘶鸣声从云澈的面孔前方不到三寸的位置一闪而过。

“给朕一个理由!!”

“啊啊啊啊”火海之中传来沐一舟的嘶叫,他的气息没有再逼近,反而在不断后退,显然已遭到了玄兽的围攻:“云澈你疯了吗!”

虽然只是一片佛心莲瓣之差,但残缺与九转大圆满,完全就是天壤之别。

遥远的上空,沐玄音月眉稍沉:“给你长长记性!”

焱万苍抬起头,看得出来,他万分的期待,也万分的紧张忐忑:“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成功一切,还是要拜托你师尊了。虽是各取所需,但若能圆满成功,炎神界定会以恩情为记。”

而他纵然能想起,此时也根本无力去想,因为他此时心念一片大乱,全身上下有着一股股邪火在狂烧,无论如何都无法压下,反而愈燃愈烈简直像是又一次中了虬龙之血一样。

“哼!”沐玄音声音幽冷:“你对他,还真是好啊。”

进入屋中,各色玄光和浓郁的气息扑面而至。云澈一眼看到,一个面如白纸,面相苍老干涩的人正虚软的躺在那里,他的眼睛是睁开着的,却一动不动,甚至看不到瞳孔的存在,身上,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气息,任谁看到,都会直接断定这是个死人。

兴奋之下,云澈已浑然不顾雾绝谷的可怕,再次闭上眼睛,很快,他的身体时而模糊,时而消失,时而映现

“这个地方用来杀人,的确是再完美不过。无论是你杀我,还是我杀你。”云澈冷声道:“沐寒逸,你给自己选了一块相当完美的墓地啊,否则,我还要多费脑筋力气专门找机会和理由除掉你这个随时可能咬我一口的毒蛇!”

云澈迅速侧首:“破云兄,发生什么事了?”

“当然。”云澈点头,同时牢牢记住了“黑琊界”这个名字。

既被称作“绝谷”,当然不会是什么好地方。

云澈小心翼翼的把音蝶刃收起,大脑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

云澈如被巨槌轰击,从空中狠狠栽落,又是一声巨响,将地面砸出了一个深至数十丈的大坑。

“看不上?”沐冰云摇头:“以妃雪的容貌不应该才对。”

“现在?”云澈一愣。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久爱在线中文在观看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